免費咨詢電話:
4000670898
靶向藥換藥模式匯總
發布時間:2017-05-12

本內容有網友匯總僅供參考,本網站不對匯總真實性負責,請廣大網友自行判斷!

靶向藥換藥模式:

 1、EGFR、VEGF、HER-2全都中高表達的,可以用易瑞沙、2992、特羅凱、凡德他尼、阿西替尼、TIVO-1等任意換,只要讓它們的類型間隔開就行。


  2、EGFR、VEGF、HER-2全都低表達的,可以用與上述相同的藥,每種藥都可以使用時間稍長一些。


  3、EGFR高表達,VEGF低表達,HER-2無表達的,可用易瑞沙、特羅凱與阿西替尼、TIVO-1等交替使用;易瑞沙和特羅凱用的時間稍長一些,阿西替尼、TIVO-1用的時間可短些。


 4、EGFR無表達,VEGF高表達,HER-2無表達的,可以阿西替尼、TIVO-1等作主力,用凡德他尼作短時間隔。以免疫組化表達指導選藥,并不是百分百準確和一成不變;因為免疫組化的檢測也不一定很準確,因此,一切藥物有沒有效,要具體吃過才知道。有時即使沒表達,也可以在平穩的時候大膽嘗試。此外,即使HER-2沒表達,也不等于不能用2992、拉帕替尼一類的藥,因為HER-2本身也屬于EGFR大家族里,抑制EGFR一類的藥如果有效,用2992或拉帕替尼也大多有效。


病情千變萬化,不可能預先制定一套必定效果不錯的換藥程序,其實只要抓住大體的換藥原則,就可臨時靈活處理,用上最恰當的藥。(之十二)山窮水盡……又一村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這句話告訴我們,不到最后,都不可停止尋找。

 

先說一病例:Z姓女士,50多歲;肺腺癌,1期或2期,總之不會是3、4期;基因無突變;CEA不敏感;手術后常規化療,之后練郭林功,約一年多復發,多處結節,咳嗽;之后再常規化療無效,力比泰無效、蛋白紫杉醇無效;然后吃靶向藥,易瑞沙無效,特羅凱無效,2992無效;病情一直進展,CT檢查表明肺部病灶逐漸增多增大;咳嗽持續2年,且越來越劇烈,至胸背疼痛;到了去年秋天,病人已經失去治療信心,開始考慮身后之事。

 

可幸病人從病歷里找免疫組化的報告:EGFR和VEGF各一個 號。于是,抱著差不多是最后的希望,她吃阿西替尼,每天7毫克X2次。幾天過后,柳暗花明了,又一村了,病人竟然止咳了!幾天的阿西替尼竟然可以終止她長達兩年的咳嗽!

 

 吃阿西替尼2個半月后,病人回到省城一家由著名的肺癌專家領導的腫瘤中心作增強CT檢查,沒料到迎來一個比止咳更讓人激動的奇跡:肺部的病灶差不多被掃除得干干凈凈!兩名醫生對著片子目瞪口呆,連連追問病人用過了什么藥。病人不想如實說,謊稱沒吃過什么,醫生堅稱“不可能!”,病人只好說吃了兩個半的阿西替尼。讓人暈倒的是,其中一個醫生好像連“阿西替尼”也沒聽聞過;另一個醫生則追問藥是不是從香港進來……

 

人生千回百轉,抗癌的路何嘗不這樣?假如固執于主流醫學的既定規矩,假如局限于可憐的腫瘤藥品市場,那么,Z女士如何止咳?如何走進“又一村”?在我們以輪換使用靶向藥為特色的草根治療中,一換一個準的成功率不可能很高,尤其在開始摸索的前兩年。我們常常滿懷希望信心百倍地換吃一種藥,但結果卻強差人意,甚至令人沮喪。人與人的差別很大,癌病神秘莫測捉摸不定,還有藥物劑量的因素和外界環境的影響,其可控的程度很低,賭博的意味卻很濃。因此,面對換藥失敗的態度和繼續努力的勁頭,就成了抗癌能力高低的分水嶺。

 

 繼續努力不等于在一棵樹上吊死,把無效的藥反復吃。能不能扭轉局面,往往在于我們敢不敢大膽嘗試。抑制EGFR一類的藥如果無效或效果很微弱,就得馬上用上抑制VEGF一類的藥;反之亦然。此外,還有那些非抑制EGFR和非抑制VEGF和非抑制HER-2的,都應該進入我們的視野當中。

 

 面對換藥失敗,驚慌失措,亂了陣腳,仍在原有類型的品種里選藥;或草率魯莽,孤注一擲,把已經無效的藥瘋狂加量或瘋狂聯合他藥;或轉而求救于局部治療;或轉而求救于中醫中藥和民間偏方……這些做法都難以致勝,當讓我們引為借鑒。       



本文引自網絡,詳情請咨詢醫生

電話直呼
在線客服
在線留言
發送郵件
聯系我們:
電話:13821275951
客服經理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還可輸入字符200(限制字符200)